Please wait a minute...
无标题文档
北京大学期刊网 | 作者  审稿人  编辑部       
首页《经济科学》简介投稿须知过刊浏览下载中心近期动态联系我们
经济科学 - 2019, Vol. 41(2): 66-78
地区能源禀赋、企业异质性和能源效率——基于微观全行业企业样本数据的实证分析

周倩玲1, 方时姣2

1. 北京大学数量经济与数理金融教育部重点实验室 北京 100871
2.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经济学院 湖北武汉 430073

出版日期: 2019-04-24
2019, Vol. 41(2): 66-78
DOI: 10.12088/PKU.jjkx.2019.02.06


PDF
[344 KB]
28
下载
339
浏览

引用导出
E-mail这篇文章
E-mail提醒
RSS订阅

摘要 本文基于全行业样本的企业能源消耗的微观数据,测算了企业层级的单要素能源强度,并依据企业微观决策模型,构建面板固定效应模型。实证研究发现:首先,从地区能源禀赋特征考虑,煤炭禀赋越充裕的地区,其企业煤炭能源强度越高,并且在考虑了空间溢出效应以后,结论依然稳健;在高能耗行业中,小规模企业对地区煤炭开采强度更为敏感;地区引进外资有利于提高能源效率;但是企业消耗油类的能源强度与地区原油禀赋特征无关。其次,从微观企业层面来考虑,本文发现企业全要素生产率与能源效率显著成正比,且存在规模效应,即企业规模越大其能源效率越高。本文从微观视角而非地区加总视角研究我国能源效率问题,结果更为可靠,并结合实证结果,提出相应的针对地区层面和企业层面的政策建议。
关键词 能源强度资源禀赋规模收益空间溢出    
ZTFLH:  F062.1  
[1] 方颖、纪衎、赵扬:《中国是否存在“资源诅咒”》[J],《世界经济》2011年第4期.
[2] 干春晖、郑若谷、余典范:《中国产业结构变迁对经济增长和波动的影响》[J],《经济研究》2011年第5期.
[3] 龚健健、沈可挺:《中国高耗能产业及其环境污染的区域分布——基于省际动态面板数据的分析》[J],《数量经济技术经济研究》2011年第2期.
[4] 李锴、齐绍洲:《“FDI降低东道国能源强度”假说在中国成立吗?——基于省区工业面板数据的经验分析》[J],《世界经济研究》2016年第3期.
[5] 李思慧:《产业集聚、人力资本与企业能源效率——以高新技术企业为例》[J],《财贸经济》2011年第9期.
[6] 林伯强、杜克锐:《要素市场扭曲对能源效率的影响》[J],《经济研究》2013年第9期.
[7] 刘畅、崔艳红:《中国能源消耗强度区域差异的动态关系比较研究——基于省(市)面板数据模型的实证分析》[J],《中国工业经济》2008年第4期.
[8] 马晓君:《分析GDP和能源、就业及消费价格指数增长率之间的关系》[J],《统计教育》2004年第6期.
[9] 齐绍洲、王班班:《开放条件下的技术进步、要素替代和中国能源强度分解》[J],《世界经济研究》2013年第9期.
[10] 邵帅:《煤炭资源开发对中国煤炭城市经济增长的影响——基于资源诅咒学说的经验研究》[J],《财经研究》2010年第3期.
[11] 盛鹏飞:《中国能源效率偏低的解释:技术无效抑或配置无效》[J],《产业经济研究》2015年第1期.
[12] 师博、沈坤荣:《市场分割下的中国全要素能源效率:基于超效率DEA方法的经验分析》[J],《世界经济》2008年第9期.
[13] 师博、沈坤荣:《政府干预、经济集聚与能源效率》[J],《管理世界》2013年第10期.
[14] 孙广生、黄祎、田海峰、王凤萍:《全要素生产率、投入替代与地区间的能源效率》[J],《经济研究》2012年第9期.
[15] 王班班、齐绍洲:《有偏技术进步、要素替代与中国工业能源强度》[J],《经济研究》2014年第2期.
[16] 王强、樊杰、伍世代:《1990—2009年中国区域能源效率时空分异特征与成因》[J],《地理研究》2014年第1期.
[17] 魏楚、沈满洪:《能源效率与能源生产率:基于DEA方法的省际数据比较》[J],《数量经济技术经济研究》2007年第9期.
[18] 殷子涵、雷明、虞晓雯:《中国钢铁行业能源环境效率分析——基于工业企业微观数据》[J],《中国管理科学》2014年第S1期.
[19] 张志辉:《中国区域能源效率演变及其影响因素》[J],《数量经济技术经济研究》2015年第8期.
[20] Auty R.,1993, Sustaining Development in Mineral Economies: The Resource Curse Thesis[M], Routledge.
[21] Copeland B.R., Taylor M.S., 1997, “A Simple Model of Trade, Capital Mobility, and the Environment” [R], 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22] Fisher-Vanden K., Jefferson G.H., Liu H., et al., 2004, “What Is Driving China’s Decline in Energy Intensity?”[J], Resource & Energy Economics, Vol.26, No.1: 77-97.
[23] Hassen S., Gebrehiwot T., Arega T., 2018, “Determinants of Enterprises Use of Energy Efficient Technologies: Evidence from Urban Ethiopia”[J], Energy Policy, Vol.119: 388-395.
[24] Hsieh C.T., Klenow P.J., 2009, “Misallocation and Manufacturing TFP in China and India”[J],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Vol.124, No.4: 1403-1448.
[25] Hübler M., Keller A., 2010, “Energy Savings via FDI? Empirical Evidence from Developing Countries”[J], Environment & Development Economics, Vol.15, No.1: 59-80.
[26] Levinsohn J., Petrin A., 2003, “Estimating Production Functions Using Inputs to Control for Unobservables”[J], Review of Economic Studies, Vol.70, No.2: 317-341.
[27] Olley G.S., Pakes A., 1996, “The Dynamics of Productivity in the Telecommunications Equipment Industry”[J], Econometrica, Vol.64, No.6: 1263-1297.
[28] Patterson M.G.,1996, “What Is Energy Efficiency? Concepts, Indicators and Methodological Issues”[J], Energy Policy, Vol.24, No.5: 377-390.
[29] Sachs J.D., Warner A.M., 1995, “Economic Convergence and Economic Policies”[J], Case Network Studies & Analyses, Vol.65, No.4: 900-913.
[30] Spencer J.W.,2008, “The Impact of Multinational Enterprise Strategy on Indigenous Enterprises: Horizontal Spillovers and Crowding out in Developing Countries”[J], The Academy of Management Review, Vol.33, No.2: 341-361.
[31] Wright G., Czelusta J., 2004, “The Myth of the Resource Curse”[J], Challenge, Vol.47, No.2: 6-38.
[1] 杨友才. 包含产权制度溢出性的经济增长空间面板模型的实证研究[J]. 经济科学, 2010, 32(4): 27-37.
Viewed
Full text


Abstract

Cited

  Discussed   
首页 · 关于 · 关于OA · 法律公告 · 收录须知 · 联系我们

© 2015-2017 北京大学图书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