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wait a minute...
无标题文档
北京大学期刊网 | 作者  审稿人  编辑部       
首页本刊简介投稿须知写作与发表过刊浏览下载中心近期动态联系我们
经济科学 - 2017, Vol. 39(1): 90-105
农民进城务工与子女教育期望——基于2010年中国家庭追踪调查数据的实证分析

叶静怡1, 张睿2, 王琼3

1.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 北京 100871
2. 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 北京100033
3.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 北京100836

出版日期: 2018-03-21
2017, Vol. 39(1): 90-105


PDF
[753 KB]
374
下载
158
浏览

引用导出
0
    /   /   推荐
HTML
摘要 

农民进城务工的社会经历所引起的对子女教育期望的提升,可能是近年来农村地区教育入学率和毕业率上升的一个微观原因。本文使用2010年中国家庭追踪调查数据,研究农民进城务工行为对子女教育期望的因果效应,发现:(1)进城务工农民家庭期望子女完成高等教育的概率比非进城家庭高出12.13%;(2)收入水平尤其是父亲收入水平提高是农民家庭进城务工改变子女教育期望的一个传导机制;(3)父母进城务工对子女教育期望的提升作用在西部地区最大,东部次之,而中部不显著;(4)低收入组的进城务工行为对子女教育期望影响最大,农民家庭与农民工家庭对子女教育期望的差距随收入提高而缩小。创造条件让进城务工农民融入城市社会、保障他们的合法收益,将有利于农民家庭教育观念的提升。

关键词 农民家庭进城务工子女教育期望收入水平    
基金资助:本文是2009年度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规划基金项目(No.09yja790008)的阶段性成果。作者感谢匿名审稿人和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发展经济学workshop成员提出的宝贵意见和建议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阿德里安·伍德(Adrian Wood),英国剑桥大学经济学博士,英国政府国际发展部前首席经济学家,牛津大学国际发展系教授。该文的英文原文是AdrianWood教授为联合国大学发展经济学研究所(WIDER)所写的报告,经作者和WIDER授权中文版由《经济科学》发表。

子女教育期望 完成高中及以下教育 完成高等教育 合计
非进城组 227(24.86%) 679(75.14%) 906
进城组 30(10.45%) 249(89.55%) 279
合计 257(21.69%) 928(78.31%) 1185
  父母是否进城和子女教育期望
总样本 进城组 非进城组 T值
变量名 均值 标准差 均值 标准差 均值 标准差
儿童性别(0=女性) 0.5198 0.4998 0.5090 0.5008 0.5232 0.4997 0.4153
儿童年龄 7.9426 4.4140 8.1290 4.4054 7.8852 4.4175 -0.8067
是否独生(0=非独生) 0.3637 0.4813 0.4480 0.4982 0.3377 0.4732 -3.3612
父亲教育年限 5.9165 3.7849 7.1935 3.3071 5.5232 3.8372 -6.5590
母亲教育年限 4.2304 3.9510 5.5591 4.0453 3.8212 3.8320 -6.5366
父亲智力水平 4.8827 1.1437 5.0430 1.0787 4.8333 1.1591 -2.6846
父亲理解能力 4.9055 1.2679 5.0717 1.1133 4.8543 1.3082 -2.5096
母亲智力水平 4.6160 1.2012 4.7778 1.0665 4.5662 1.2360 -2.5784
母亲理解能力 4.5418 1.4338 4.7061 1.2890 4.4912 1.4726 -2.1927
父亲收入* 13213 12860 17247 13749 11970 12318 -6.0831
母亲收入* 6963 24710 9224 12791 6267 27323 -1.7493
是否为子女教育存款 0.2253 0.4180 0.2616 0.4403 0.2141 0.4104 -1.6618
家庭是否关心子女教育(0=否,1=中立,2=是) 1.2574 0.6990 1.4409 0.6591 1.2009 0.7016 -5.0662
观测值 1185 279 906
  主要变量描述统计
因变量:教育期望 (1)Probit估计 (2)IV Probit估计
是否进城(0=非进城组) 0.1213***(0.0295) 0.2862***(0.1073)
儿童性别(0=女性) 0.0513**(0.0216) 0.05117**(0.0220)
儿童年龄 -0.0008***(0.0026) -0.0082*** (0.0263)
是否独生(0=非独生) 0.0453*(0.0258) 0.0419(0.0261)
父亲教育年限 0.0080**(0.0032) 0.0052 (0.0037)
母亲教育年限 0.0059*(0.0035) 0.0041(0.0038)
父亲智力水平 -0.0139(0.0161) -0.0154(0.0159)
父亲理解能力 0.0211(0.0145) 0.0197(0.0144)
母亲智力水平 0.0094(0.0172) 0.0084(0.0165)
母亲理解能力 0.0121(0.0149) 0.0150(0.0140)
是否为子女教育存款(0=否) 0.0072(0.0286) 0.0089(0.0283)
家庭是否关心子女教育(参照组:中立)
0.0698***(0.0253) 0.0545**(0.0274)
-0.0807***(0.0311) -0.0784**(0.0320)
观测值 1,185 1,185
Pseudo R2 0.1605 ——
预测准确率 81.43% 73.25%
  进城务工对子女教育期望的影响的Probit和IV Probit估计结果
(1)Ivprobit,First Step (2)Probit,工具变量外生性检验
因变量:是否进城 因变量:教育期望
是否进城(0=非进城组) —— 0.1101***(0.0312)
人均土地面积对数 -0.0414***(0.0044) -0.0074(0.0047)
儿童性别(0=女性) 0.0017(0.0225) 0.0522**(0.0220)
儿童年龄 0.0052**(0.0026) -0.0074***(0.0026)
是否独生(0=非独生) 0.0310(0.0258) 0.0480*(0.0260)
父亲教育年限 0.0151***(0.0034) 0.0080**(0.0032)
母亲教育年限 0.0099***(0.0036) 0.0059(0.0036)
父亲智力水平 -0.0012(0.0162) -0.0158(0.0159)
父亲理解能力 0.0059(0.0149) 0.0210(0.0143)
母亲智力水平 0.0127(0.0173) 0.0108(0.0165)
母亲理解能力 -0.0254*(0.0148) 0.0106(0.0139)
是否为子女教育存款(0=否) -0.0297(0.0278) 0.0036(0.0283)
家庭是否关心子女教育(参照组:中立)
0.0800***(0.0251) 0.0700***(0.0254)
-0.0215(0.0355) -0.0833***(0.0318)
观测值 1,185
F检验 10.13 ——
  工具变量有效性检验
因变量:父亲收入 因变量:母亲收入
是否进城
(0=非进城组)
0.5182*** 是否进城
(0=非进城组)
0.4836***
(0.0757) (0.1078)
父亲教育年限 -0.0103 母亲教育年限 0.0639***
(0.0157) (0.0151)
父亲工作经验 0.0220 母亲工作经验 0.0715***
(0.0165) (0.0259)
父亲工作经验平方 -0.0008*** 母亲工作经验平方 -0.0011**
(0.0003) (0.0005)
观测值 1,185
  进城务工对收入的影响(OLS)
因变量:教育期望
是否进城(0=非进城组) 0.1004***(0.0298)
父亲收入 0.0371***(0.0099)
母亲收入 -0.0006 (0.0076)
儿童性别(0=女性) 0.0542**(0.0215)
儿童年龄 -0.0008***(0.0025)
是否独生(0=非独生) 0.0461*(0.0257)
父亲教育年限 0.0084*** (0.0032)
母亲教育年限 0.0055(0.0035)
父亲智力水平 -0.0158(0.0159)
父亲理解能力 0.0178(0.0144)
母亲智力水平 0.0098(0.0170)
母亲理解能力 0.0151(0.0148)
是否为子女教育存款(0=否) -0.0013(0.0285)
家庭是否关心子女教育(参照组:中立)
0.0668**(0.0252)
-0.0763***(0.0311)
观测值 1,185
Pseudo R2 0.1715
预测准确率 82.53%
  父母收入对子女教育期望的影响(Probit)
(I)按所在省份分组
(1)东部 (2)中部 (3)西部
是否进城 0.1147*** 0.0239 0.2239***
(0=非进城组) (0.0413) (0.0453) (0.0585)
Pseudo R2 0.2052 0.1040 0.1746
预测准确率 0.8594 0.8462 0.7759
观测值 320 325 540
(II)按父亲收入分组
(1)高收入 (2)中等收入 (3)低收入
是否进城 0.0686** 0.0943*** 0.2242***
(0=非进城组) (0.0339) (0.0334) (0.0637)
Pseudo R2 0.1449 0.2269 0.221
预测准确率 0.8575 0.8406 0.7381
观测值 386 389 378
(III)按母亲收入分组
(1)高收入 (2)中等收入 (3)低收入
是否进城 0.069* 0.0856** 0.2519***
(0=非进城组) (0.0363) (0.0431) (0.037)
Pseudo R2 0.1572 0.1867 0.2648
预测准确率 0.8407 0.8028 0.7734
观测值 339 355 406
  异质性和稳健性检验(Probit)
[1] 陈会广、刘忠原、石晓平:《土地权益在农民工城乡迁移决策中的作用研究——以南京市1062份农民工问卷为分析对象》[J],《农业经济问题》2012年第7期.
[2] 程名望、史清华、潘烜:《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的一个动态搜寻模型与实证分析》[J],《管理评论》2013年第1期.
[3] 董强、李小云、杨红萍、张克云:《农村教育领域的性别不平等与贫困》[J],《社会科学》2007年第1期.
[4] 高明华:《父母期望的自证预言效应——农民工子女研究》[J],《社会》2012年第4期.
[5] 谷宏伟、杨秋平:《收入、期望与教育支出:对当前中国家庭教育投资行为的实证分析》[J],《 宏观经济研究》2013年第3期.
[6] 韩靓、原新:《我国农民工收入增长因素的实证分析》[J],《人口学刊》2009年第1期.
[7] 何雪松、黄富强、曾守锤:《城乡迁移与精神健康:基于上海的实证研究》[J],《社会学研究》2010年第1期.
[8] 纪韶、李舒丹:《北京市农民工生活方式五年间转变的实证研究》[J],《人口与经济》2010年第2期.
[9] 金一虹:《流动的父权:流动农民家庭的变迁》[J],《中国社会科学》2010年第4期.
[10] 沈亚芳、吴方卫、张锦华、陈林艳:《城乡差异对教育发展的影响——基于Oacaxa-Blinder分解技术的实证研究》[J],《农业技术经济》2013年第7期.
[11] 斯托克、沃特森:《经济计量学》[M],王庆石译,大连:东北财经大学出版社,2005年.
[12] 王广慧、张世伟:《教育对农村劳动力流动和收入的影响》[J],《中国农村经济》2008年第9期.
[13] 王甫勤:《家庭背景、教育期望与大学教育获得——基于上海市调查数据的实证研究》[J],《社会》2014年第1期.
[14] 文军:《从生存理性到社会理性选择:当代中国农民外出就业动因的社会学分析》[J],《社会学研究》2001年第6期.
[15] 文军:《农民市民化:从农民到市民的角色转变》[J],《华东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4年第3期.
[16] 吴克明、王平杰:《大学毕业生与农民工工资趋同的经济学分析》[J],《中国人口科学》2010年第3期.
[17] 吴愈晓:《中国城乡居民教育获得的性别差异研究》[J],《社会》2012年第4期.
[18] 肖富群:《农村独生子女的学校教育优势——基于江苏、四川两省的调查数据》[J],《人口与发展》2011年第2期.
[19] 许传新:《家庭教育:“流动家庭”与“留守家庭”的比较分析》[J],《中国青年研究》2012年第5期.
[20] 姚先国、黄志岭:《人力资本与户籍歧视——基于浙江省企业职工调查数据的研究》[J],《浙江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8年第6期.
[21] 张车伟:《人力资本回报率变化与收入差距:“马太效应”及其政策含义》[J],《经济研究》2006年第12期.
[22] 张兴祥:《我国城乡教育回报率差异研究——基于CHIP2002数据的实证分析》[J],《厦门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2年第6期.
[23] 钟一彪、李娜娜:《外来工子女留守与流动的教育状况比较》[J],《南方人口》2009年第1期.
[24] Alessandra M., and Barban N., 2012, “The Education Expectations of Children of Immigrants in Italy”[J], The Annuals of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Political and Social Science, Vol.643, No. 1: 78-103.
[25] Baron R M, Kenny D A.1987, “The Moderator-mediator Variable Distinction in Social Psychological Research: Conceptual, Strategic, and Statistical Considerations”[J]. Journal of Personality & Social Psychology, vol.51, No.6:1173-1182.
[26] Blake J.,1981, “Family Size and the Quality of Children”[J], Demography, Vol. 18, No. 4: 421-442.
[27] Cameron, A.C. and Trivedi, P.K., 2009, “Microeconometrics Using Stata”[M], Texas: Stata Press.
[28] Cynthia F.,2006, “Beyond the Family: The Influence of Remigration Group Status on the Education Expectation of Immigrants’ Children”[J], Sociology of Education, Vol. 79, No. 4: 281-303.
[29] Lewis G.J., 1982, “Human Migration”[M], London: Groom Helm.
[30] Oettingen G.,2000, “Expectancy Effects on Behavior Depend on Self-regulatory Thought”[J], Social Cognition, Vol. 18, No. 2: 101-129.
[31] Oettingen G., and Mayer D., 2002, “The Motivating Function of Thinking About the Future: Expectations Versus Fantasies”[J],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Vol. 83, No. 5: 1198-1212.
[32] Schultz T.P.,1993, “Investments in the Schooling and Health of Women and Men: Quantities and Returns”[J], The Journal of Human Resources, Vol. 28, No. 4: 694-734.
[33] Stephanie, A.B, Monica, K.J,Bridget, K.G., 2006, “College Aspirations and Expectations among Latino Adolescents in the United States”[J], Social Problems, Vol. 53, No. 2: 207-225.
[34] Zhao Y.,1999, “Leaving the Countryside: Rural-To-Urban Migration Decision in China”[J], The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Vol. 89, No. 2: 281-286.
[1] 湛泳 徐乐. 我国老年人被动吸烟健康支出与其影响因素——基于不同收入水平的分析[J]. 经济科学, 2016, 38(3): 76-86.
[2] 田卫民. 省域居民收入基尼系数测算及其变动趋势分析[J]. 经济科学, 2012, 34(2): 48-59.
[3] 林白鹏. 我国城乡居民收水平,消费水平及其差别的实证分析[J]. 经济科学, 1994, 16(4): 28-35.
[4] 殷奇,张玉英. 我国目前农村消费状况及九十年代农村适度消费问题探讨[J]. 经济科学, 1991, 13(6): 27-34.
[5] 左宪棠,曲建科. 关于改革食品价格补贴的思考[J]. 经济科学, 1988, 10(5): 54-57.
[6] 郑亚南. 国债限度初探[J]. 经济科学, 1986, 8(3): 9-13.
[7] 赵文博. 关于自然经济的几个问题[J]. 经济科学, 1984, 6(4): 73-75.
[8] 张纯元. 关于我国人均国民收入水平的几个问题[J]. 经济科学, 1982, 4(2): 8-16.
Viewed
Full text


Abstract

Cited

首页 · 关于 · 关于OA · 法律公告 · 收录须知 · 联系我们

© 2015-2017 北京大学图书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