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wait a minute...
无标题文档
北京大学期刊网 | 作者  审稿人  编辑部       
首页本刊简介投稿须知写作与发表过刊浏览下载中心近期动态联系我们
经济科学 - 2018, Vol. 40(2): 16-29
论文
基础设施投资与中国经济增长:影响渠道及作用机制研究

刘俸奇

厦门大学邹至庄经济研究中心 福建厦门 361005

出版日期: 2018-04-20
2018, Vol. 40(2): 16-29
DOI: 10.12088/PKU.jjkx.2018.02.02


PDF
[7799 KB]
55
下载
288
浏览

引用导出
0
    /   /   推荐

摘要 本文构建了包含基础设施投资、产能利用率与经济增长的一般均衡模型,模拟了“基础设施→经济增长”、“基础设施→产能利用率→经济增长”两种渠道下基础设施对经济增长的影响效应,分析了基建规模、投资效率两种因素影响经济增长的作用机制,主要结论为:基础设施投资增长通过促进资本积累、发挥正外部性实现了对经济增长的直接贡献;基础设施投资通过提高产能利用率,发挥了对经济增长的间接促进作用。此外,在基础设施建设规模扩大的过程中,各类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所形成的网络效应使得其在经济增长中的作用逐渐发挥,而基础设施投资效率的提升对经济增长具有“门槛效应”。
关键词 基础设施产能利用率规模效应投资效率经济增长    
ZTFLH:  F28  
基金资助:* 作者感谢东北财经大学经济学院张同斌老师在模型构建、论文写作和内容安排等方面的帮助,感谢东北财经大学经济学院张国建博士在论文修改方面的帮助,同时感谢审稿专家的宝贵意见和建议,文责自负
[1]范庆泉、周县华、潘文卿:《从生产性财政支出效率看规模优化:基于经济增长的视角》[J],《南开经济研究》2015年第5期.
[2]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课题组:《当前我国产能过剩的特征、风险及对策研究——基于实地调研及微观数据的分析》[J],《管理世界》2015年第4期.
[3]韩国高、胡文明:《要素价格扭曲如何影响了我国工业产能过剩?——基于省际面板数据的实证研究》[J],《产业经济研究》2017年第2期.
[4]胡李鹏、樊纲、徐建国:《中国基础设施存量的再测算》[J],《经济研究》2016年第8期.
[5]金戈:《中国基础设施与非基础设施资本存量及其产出弹性估算》[J],《经济研究》2016年第5期.
[6]李春吉、孟晓宏:《中国经济波动——基于新凯恩斯主义垄断竞争模型的分析》[J],《经济研究》2006年第10期.
[7]李平、王春晖、于国才:《基础设施与经济发展的文献综述》[J],《世界经济》2011年第5期.
[8]刘生龙、胡鞍钢:《基础设施的外部性在中国的检验:1988—2007》[J],《经济研究》2010年第3期.
[9]刘生龙、胡鞍钢:《交通基础设施与中国区域经济一体化》[J],《经济研究》2011年第3期.
[10]刘志红、王利辉:《交通基础设施的区域经济效应与影响机制研究——来自郑西高铁沿线的证据》[J],《经济科学》2017年第2期.
[11]娄洪:《长期经济增长中的公共投资政策——包含一般拥挤性公共基础设施资本存量的动态经济增长模型》[J],《经济研究》2004年第3期.
[12]冉光和、李涛:《基础设施投资对居民消费影响的再审视》[J],《经济科学》2017年第6期.
[13]王小鲁、樊纲:《中国收入差距的走势和影响因素分析》[J],《经济研究》2005年第10期.
[14]张光南、洪国志、陈广汉:《基础设施、空间溢出与制造业成本效应》[J],《经济学(季刊)》2013年第1期.
[15]张军、高远、傅勇等:《中国为什么拥有了良好的基础设施?》[J],《经济研究》2007年第3期.
[16]张学良:《中国交通基础设施促进了区域经济增长吗——兼论交通基础设施的空间溢出效应》[J],《中国社会科学》2012年第3期.
[17]Agénor P. R.,2010, “A Theory of Infrastructure-led Development”[J], Journal of Economic Dynamics & Control, Vol. 34, No.5: 932-950.
[18]Chatterjee S., andMorshed A. K. M. M., 2011, “Infrastructure Provision and Macroeconomic Performance”[J], Journal of Economic Dynamics & Control, Vol. 35, No.8: 1288-1306.
[19]Chatterjee S., andTurnovsky S. J., 2012, “Infrastructure and Inequality”[J], Social Science Electronic Publishing, Vol. 56, No.8: 1730-1745.
[20]Cosar A. K., andDemir B., 2016, “Domestic Road Infrastructure and International Trade: Evidence from Turkey”[J], Journal of Development Economics, Vol. 118: 232-244.
[21]Duggal V. G., Saltzman C., andKlein L. R., 2007, “Infrastructure and Productivity: An Extension to Private Infrastructure and its Productivity”[J], Journal of Econometrics, Vol. 140, No.2: 485-502.
[22]Fernald J.,1999, “Roads to Prosperity? Assessing the Link between Public Capital and Productivity”[J],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Vol. 89, No.3: 19-38.
[23]Hulten C. R.,1996, “Infrastructure Capital and Economic Growth: How Well You Use It May be More Important than How Much You Have”[D], NBER Working Papers, No. 5847.
[24]Hurlin C.,2006, “Network Effects of the Productivity of Infrastructure in Developing Countries”[D], The World Bank Working Paper, No. 26.
[25]Li Z., andChen Y., 2013, “Estimating the Social Return to Transport Infrastructure: A Price-difference Approach Applied to a Quasi-experiment”[J], Journal of Comparative Economics, Vol. 41, No.3: 669-683.
[26]Moreno R., López-Bazo E., andVayá E., 2000, “External Effects and Cost of Production”[R], The 40th European Regional Science Association Congress Papers.
[27]Röller L. H., andWaverman L., 2001, “Telecommunications Infrastructure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 A Simultaneous Approach”[J],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Vol. 91, No.4: 909-923.
[28]Straub S.,2011, “Infrastructure and Development: A Critical Appraisal of the Macro-level Literature”[J], The Journal of Development Studies, Vol. 47, No.5: 683-708.
[1] 熊虎, 沈坤荣. 地方政府债务对创新的挤出效应研究[J]. 经济科学, 2019, 41(4): 5-17.
[2] 肖兴志, 张伟广. “授之以鱼”与“授之以渔”——首轮东北振兴政策的再思考[J]. 经济科学, 2019, 41(3): 54-66.
[3] 辛星, 许悦驰. 伪满洲国殖民统治对所辖地区经济的长期影响——基于旗、乡、镇层面的断点回归设计[J]. 经济科学, 2019, 41(3): 106-118.
[4] 杨云. 城投债影响经济增长——规模与资金用途结构的作用[J]. 经济科学, 2019, 41(2): 27-39.
[5] 王贤彬, 董一军, 黄亮雄. 国际经济调整与中国地区经济增长——来自2001—2013年地级市样本的证据[J]. 经济科学, 2019, 41(2): 14-26.
[6] 王弟海, 李夏伟, 黄亮. 健康投资如何影响经济增长:来自跨国面板数据的研究*[J]. 经济科学, 2019, 41(1): 5-17.
[7] 余靖雯, 王敏, 郭凯明. 土地财政还是土地金融?——地方政府基础设施建设融资模式研究[J]. 经济科学, 2019, 41(1): 69-81.
[8] 孙英杰, 林春. 税制结构变迁与中国经济增长质量——对地方政府税收合意性的一个检验[J]. 经济科学, 2018, 40(5): 5-9.
[9] 陈太明. 经济波动、政府规模与经济增长:传导机制与实证检验[J]. 经济科学, 2018, 40(4): 5-18.
[10] 周瑾, 景光正, 随洪光. 社会资本如何提升了中国经济增长的质量?[J]. 经济科学, 2018, 40(4): 33-46.
[11] 苟琴, 蔡辉, 徐建国. 资本账户开放与经济增长——长短期效应及渠道研究[J]. 经济科学, 2018, 40(2): 45-59.
[12] 刘勇, 滕越, 邹薇. 税收、经济增长与收入不平等*[J]. 经济科学, 2018, 40(1): 21-36.
[13] 冉光和, 李涛. 基础设施投资对居民消费影响的再审视[J]. 经济科学, 2017, 39(6): 45-57.
[14] 随洪光, 余李, 段鹏飞. 外商直接投资、汇率甄别与经济增长质量*——基于中国省级样本的经验分析[J]. 经济科学, 2017, 39(2): 59-73.
[15] 张同斌. 从数量型“人口红利”到质量型“人力资本红利”——兼论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转换机制[J]. 经济科学, 2016, 38(5): 5-17.
Viewed
Full text


Abstract

Cited

  Discussed   
首页 · 关于 · 关于OA · 法律公告 · 收录须知 · 联系我们

© 2015-2017 北京大学图书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