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北京大学期刊网 | 作者  审稿人  编辑部       
首页本刊简介投稿须知写作与发表过刊浏览下载中心近期动态联系我们
写 作 与 发 表

我看《经济科学》

郝小楠

我于201810月加入《经济科学》,至本文成稿刚刚一年的时间。在熟悉了解编辑部事务的过程中,会不可避免地以一部分“外部人”的眼光去客观审视期刊的内容和各项运作,所以对文集中作者们对《经济科学》的评价甚至一些疑问都深有共鸣。在校对过程中,我有意地把这些“共鸣时刻”记录了下来,希望从一个编辑的角度对这些评价或疑问表达一些个人的理解或感触。

关于审稿和发表周期

这可能是大部分作者最关心的问题。《经济科学》的投稿须知中明确载明“审稿周期原则上为四个月”,但具体到每篇稿件,往往情况各不相同。细心的读者可能会发现,作者们对审稿周期的描述在两到三个月不等。这种差异与《经济科学》的审稿机制调整有关。截至2017年底,《经济科学》主要采用的是“编委审稿+编委会集体讨论定稿”模式,由于匿名评审稿件只需要在编委及少量校内审稿人之间流转,往往能够比较快地得知审稿结果。自2018年开始,该机制进行了调整,初审与定稿环节基本不变,但中间的审稿环节由原来的编委审稿转变为“外部专家审稿+责任编委把关”的模式。这样一来外聘专家比本校的编委在审稿时间上有了更大的不确定性,二来增加了一道环节,时间难免有所延长。不过,这也是杂志面对来稿数量不断增加、专业化程度不断加深趋势的必然选择,使稿件可以得到更细分专业领域专家的评审和修改建议,也使编委可以集中精力对稿件进行更好的宏观把控。平均来看,新模式下的审稿周期比之前要长一个月左右。同时由于修改意见更多更细,导致修改时间更长,发表过程也可能因此有所延长。

尽管如此,编辑部还是尽可能加快稿件的审理进度,首先是加强每个环节之间的衔接,尽量不让稿件在编辑部停留,再就是分几个节点提醒审稿人按时提交审稿意见。目前,《经济科学》的初审周期在两到三周;审稿周期(进入外审阶段的稿件第一次收到修改或退稿通知)在两到三个月,原则上不超过四个月;发表周期(视修改和排期情况)通常在半年左右,不超过一年。当然在以上任何阶段发生退稿,编辑部都会第一时间邮件告知作者。曾有作者因为投稿三天后即收到退稿通知而来电质疑,实际上因为初审是两到三周一次批量进行的,该文投稿后刚好赶上一批初审。为了不耽误作者,编辑部总是会在初审后及时向退稿作者发出通知,并将需要送外审的稿件转给评阅人。借此机会向可能有此疑问的作者做出澄清。

关于选稿范围和偏好

如官网简介,《经济科学》的刊载内容主要包括“宏微观经济学基础理论、经济思想史、经济学说史、经济管理、金融学、财政学、产业经济学、国际经济与贸易等方面的学术论文和研究报告”,其实也就是涵盖了经济学的绝大部分研究领域,可以说选稿范围是比较宽的。

很多作者可能会关心杂志在稿件选取上有什么偏好,比如更多关注宏观还是微观方面的问题,更喜欢理论还是实证类的文章,或是在学科方面是否有所倾向,等等。事实上,具体的选题方向可能会影响到文章的排期(同一期尽量避免同类稿件太多,专题除外),但几乎不会影响到稿件的录用。而如果说《经济科学》有所谓的“偏好”,那就是自创刊以来,所有编委之间始终坚持的一项共识,如于小东老师文章中所说,就是“将文章的思想性、学术性和创新性放在首要位置,以经济现实中的‘真问题’为出发点”。这一点在历史回望部分几位编委老师的文章中可以得到充分的印证,也是我入职以来感触最深的一个方面。以两件小事略作说明。

近年来,经济领域出现了很多“热点”,刚到编辑部时,我就提出是否要多关注一下中美贸易方面的文章,于小东老师的回答是,我们关注但从不刻意追逐热点。不同于以敏锐捕捉经济热点问题为特点的财经类期刊,和那些以为经济决策提供参考为出发点的政策类刊物,《经济科学》这样的经济理论类期刊需要有更多的沉淀,要上升到理论的高度,探讨深层的原因,判断未来的走势,要经得起时间的检验和理论的推敲。这番话当时就对我震动很大,之后通过对杂志历史和风格的更多了解也让我更加明白了这不是什么总结报告上的漂亮话,而是编委们40年来如一日对杂志学术性的坚持。对于这类“热点”文章,编委们在审稿时非但不会青眼有加,反而会分外谨慎。

而对于真正具有现实意义的文章,即使在其他方面有一些不足,编辑部也会尽力为其争取改进和发表的机会。有一篇投稿就是选题既有新意又有重要现实意义,但审稿人认为其在模型设定上有较多缺陷,修改难度很大。对于这样的负面意见本该直接按退稿处理,但考虑到文章的创新性,编辑部在与审稿人和编委进行多次沟通后最后给出了修改后重投的处理。虽然这篇文章最后仍未达到发表标准而遗憾退稿,但从中可以看出杂志对于创新性选题的偏好。

关 于 作 者

在文集中,很多作者特别提出并感谢《经济科学》对青年学者的支持,其中有作者是以博士生甚至硕士生的身份成功发表了文章,还有人因为在《经济科学》上发表了第一篇学术文章而坚定了走上学术道路的信心。每当看到这样的感谢时,心里既感动又难免有些受之有愧,因为据我所知,《经济科学》虽然不会因门户、资历而对作者区别对待,但也不会为了支持某个特定群体,包括青年学者,而对他们的投稿有额外的关照和支持。

青年学者虽然资历有限,但常常会涌现出一些新奇的想法,敢于挑战权威,带着做学术的初心,时而能贡献出不俗的佳作。相对应的,因为写作和阅读量不足,研究经验有限,他们也很难完全靠自己的力量写出能被杂志接受的优秀稿件。这方面文集中的很多作者都分享了很好的经验,包括与导师或更资深的学者多进行沟通,多在各种研讨会上宣讲论文,收集有益的评论和建议,借助一切可以利用的力量来帮自己的论文得到提高和发表的机会。当然最重要的是首先要有一个好的想法,如果对这方面还有困惑,文集中关于选题的一些经验分享值得一看。

《经济科学》对所有作者一视同仁,一切以文章质量为标准,欢迎来自各个单位、各种身份的学者发来自己满意的文章,我们都会认真公平对待。


与编辑部的沟通

因为我们此次征集的是纪念文章,所以各位作者的文中难免常见溢美之词,但个人认为,作者们对编辑部老师的评价还是比较中肯的。

在去年入职前,我也曾好奇地上论坛搜索关于《经济科学》这本杂志的评价,第一条就看到有投过稿的作者说编辑部的老师态度很好。进入编辑部之前,我与于小东老师只在学术会议上有过照面,听过她的发言,虽然没有个人交往,但她温和可亲的形象与在论坛上看到的评论很自然地重合到一起。这里不想展开来说,但我想凡是与于老师有过交流的人,都很难不对她心生好感,她的真诚和善解人意也给一本坚守原则的学术杂志增加了一丝温度。

举一个例子,文集中有作者提到《经济科学》的修改意见比较友好,认为编辑部对审稿人的选择比较成功。其实这只是一方面,于小东老师多年来一直坚持做的一项工作,就是对修改意见进行编辑,包括将两位外审人以及编委的意见进行合并,整理每条意见的逻辑顺序,剔除重复的意见;对过于尖刻或褒美的语句进行重新措辞;对错字、病句进行修改。对现在动辄几千字的修改意见,这显然不是一项轻松的工作。但这样做有两个好处,一是尽量以平和、客观的语气表达,提出具有建设性的意见,易于作者阅读和接受;二是从编辑部的视角出发对审稿人的审稿意见进行再次理解和审视,中和不同审稿人表达方式上的差异,对所有作者更加公平,也使作者不容易通过文字风格辨认出审稿人。从这件不为人知的工作中,可以看出于老师从作者角度考虑的用心程度。

所以敬请各位作者不必担心与编辑部的沟通,我们随时欢迎大家通过邮件或电话与我们联系。邮件我们会每个工作日查看并回复,包括垃圾邮件也会再人工过滤一遍。

对征文中两点建议的回应

这次从作者方面收到的文章除了经验的分享和对《经济科学》未来发展的寄语,还有两篇文章提出了两条具体建议,在此一并回应并致谢。

一是有关投稿系统,目前作者在系统收稿后和收到修改建议或退稿通知前,只能看到“审阅中”的状态,希望增加“进入外审”的状态。这是一个比较微妙的技术问题。之所以目前没有增加这个状态,是因为如第一部分所说,《经济科学》的审稿机制由编委审稿转为“外部专家审稿+编委把关”,但其中有些稿件是直接在系统里转给专家库中的审稿人,还有一些需要先通过邮件或在系统里转给责任编委,再由其推荐审稿人,甚至少部分稿件因与编委的研究兴趣直接相关或很难找到合适的外审而由编委自审。鉴于情况复杂,容易对不熟悉编审流程的作者造成误解,因此外审状态便不予显示。其实,由于初审周期在两到三周,一个简单的判断方法是,如果在投稿一个月之后仍未收到退稿通知,基本上就是已经进入外审了。

另一建议是加强国际化探索,这也是我们努力的一个方向。明年,《经济科学》会进一步加强对英文目录和摘要的审读,并将审校后的文字上刊上网,同时,会借助一些国际学术平台来提升期刊的国际影响力,还会借助一些国际学术交流活动为杂志做更多的宣传。《经济科学》在国际化探索方面的经验还很有限,我们会继续努力,希望在国际化道路上稳步前进。

关于这本文集

最后,再谈谈这本纪念文集本身。此次征文活动,从发出邀请到截稿,短短两个多月的时间,征集到近60篇来稿,是我们任何人都没有想到的,尤其是对于我一个新人来说,看到这本有着40年历史的学刊承载着这么多新老作者、前辈们的关心、祝福与嘱托,既无比感动又深感这份工作的责任之重。

我们原本是想在官网开设一个写作经验分享的专栏,为作者和读者提供一个交流研究与写作心得的园地,然而一下子收到这么多篇质量颇高的文章,让我们如获至宝,由此萌生了将这些深刻总结了个人经验教训的、满怀热情、真诚而又有着实有价值的文章集结成册的想法。于是除建设网上专栏外,又利用大量业余时间对这些文章进行校对、设计、排版;对文章的排序,经反复讨论决定除历史回望部分几位主编副主编按任职先后排序、老编委按年龄排序外,其余各篇文章均以便利阅读为标准,根据文章主要内容分别纳入不同部分,各部分再依照从概括到具体的大致逻辑顺序,并将相似文章分隔开以保持新鲜的阅读体验;由于年代久远,为尽可能准确地还原历史,我们还翻阅了过往40年的期刊对编委任期逐一核对,对老编委文章中回忆部分的一些模糊之处,则通过拜访、致电,与当事人及关系者一一确认……如此这般,才有了这本文集现在的样子。然而毕竟人手有限,加上时间仓促,内容中难免有不妥不足之处,还请各位作者、读者谅解并指正。

以上,就是我阅读和编辑这本文集的一些感想和体会,再次感谢所有作者的无私分享和对《经济科学》的殷切寄语,希望自己作为编辑部一员能够不负所望,秉承《经济科学》的优良传统和风格品质,用心做好编辑、办刊和服务工作,也希望各位老师和同学能一如既往地支持《经济科学》,支持中国经济学期刊的发展。


郝小楠,《经济科学》编辑。

首页 · 关于 · 关于OA · 法律公告 · 收录须知 · 联系我们

© 2015-2017 北京大学图书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