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北京大学期刊网 | 作者  审稿人  编辑部       
首页本刊简介投稿须知写作与发表过刊浏览下载中心近期动态联系我们
写 作 与 发 表

与《经济科学》结缘

谭华清

我与《经济科学》结缘始于我在北京大学读博士期间。还记得当时是2015年,我已经从美国访学回来大半年了。作为博士四年级学生的我开始越来越明显地感受到博士毕业的压力。听说现在已经有不少学院改革了,不再要求发表论文。在我们那个时候,北京大学还需要发表两篇北大核心作为博士毕业的要求。而当时的我还没有一篇拿得出手的文章发表,看着手头这篇在美国访学期间做的研究成果,犹豫投到哪里。一方面不能拖的时间太久,那些审稿周期太长的期刊不敢投,另一方面自己又不想为了毕业而随便降低要求发表了这篇努力了一年的成果。一次偶然的机会,有个师兄建议我投《经济科学》,说《经济科学》的编辑老师非常nice,邮件秒回,电话基本都能接听到。而且审稿周期不长,如果顺利的话,一年之内能发出来。更重要的是,期刊质量一直比较高,是国内知名的经济类学术期刊,有较大的学术影响力。这个信息对于一个面临毕业压力同时还没有一篇像样文章发表的博士生而言无疑是雪中送炭。于是我就把自己和同学写的讨论教育与农民自主创业的文章投到了《经济科学》。

这篇文章的最初想法起源于马云的一次演讲。他提到,受教育越多的人越不可能创业。我觉得他这个观察有一定道理。因为教育程度越高的人从事创业的机会成本越高。但是不是教育程度越低的人就越容易创业呢?好像也不是。教育程度太低可能一些基本创业能力和素质都不具备。那么,教育和创业是不是一个倒U形的关系呢?在一个阈值之前,随着教育程度提高创业的概率也是提高的,但是一旦高出了这个阈值,随着创业的机会成本逐渐上升,创业的概率就不断下降。我和合作者就用中国家庭收入调查数据中的农村样本检验了这个假说。我们惊喜地发现,倒U形的特点在农村样本中特别显著。而且这个阈值大概是11年,也就是高中学历左右。我们自己对这个研究还是比较满意的。还记得当时投稿是邮寄,我还担心邮局不小心把文章邮寄丢了,心想,反正《经济科学》编辑部就在北大校园里,为啥不直接把稿子送到编辑部办公室呢?当把文章交到编辑部老师手里之后,虽然从官网上的投稿须知中了解到大概三个月就能知道初步处理结果,但我还是贪心地想知道更确切的时间点,于是鼓起勇气问了老师,投稿后大概多久能知道有没有进一审啊?有时候勇气会带来惊喜!老师告诉了足以让我兴奋的消息。她说大概一个月左右就能知道,你到时候打电话问一下吧。我一下子轻松了,健步如飞地从北大经济学院大楼里飞奔出来。由于是第一次投稿到这么好的期刊,所以总是抱有一点小期待,但同时又有一点担心。另外这篇稿子由于不是和博士论文方向一致,所以没有挂导师的名字,三位作者不是博士就是博士后,这也是产生担心的另一个原因。就这样纠结忐忑地等待着,很快一个月就过去了。我迫不及待地给编辑部打电话,得知进一审了。我第一次感受到,处女作快要诞生的那种喜悦。过了三个月后,从图书馆回到宿舍,和往常一样,第一件事情是查收邮件。我看到了令人激动万分的消息,稿子被预录取了!这个邮件意味着我能按时博士毕业了,这是我读博士排在第一位的目标,就我的情况而言,顺利毕业找到工作是十分重要的。同时也意味着我可以和同学们说我也有文章发表了,这对于我的学术自信也是很大的鼓励。当时我就抱着我的室友大喊,我的文章被录了,被录了,这是我第一篇发表。喊着喊着,眼泪都出来了……

以上就是我和《经济科学》结缘的故事。回头来看我的博士生涯,我真的非常感谢《经济科学》。感谢您,给了我学术上的第一份信心;感谢您,给了一篇有意思但作者只是年轻博士研究生的文章永恒!


谭华清,嘉实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研究员。曾在《经济科学》发表《教育会促进农民自主创业吗?》(2015年第3期,合作者赵廷辰、谭之博)、《劳动力市场摩擦、劳动力再配置与中国的就业周期》(2019年第3期,合作者赵波)等。

首页 · 关于 · 关于OA · 法律公告 · 收录须知 · 联系我们

© 2015-2017 北京大学图书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