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北京大学期刊网 | 作者  审稿人  编辑部       
首页本刊简介投稿须知写作与发表过刊浏览下载中心近期动态联系我们
写 作 与 发 表

《经济科学》助力青年学者成长

余吉祥

很久没和《经济科学》编辑部联系了。2019715日突然收到编辑部发来的邮件,一时纳闷起来。打开一看,原来恰逢《经济科学》创刊40周年,编辑部邀请发文作者谈研究心得、发表体会,真的非常荣幸!学术期刊的论文发表过程,特别是像《经济科学》这样的重要期刊,往往被作者们传得十分“神秘”,主要原因是“官方”的信息无处可寻。《经济科学》的作者千千万,各人发文经历定不相同。笔者作为其中一员,却有机会借编辑部这一“官方”平台呈现《经济科学》论文发表中的“我的经历”,实在是荣幸之至!

《经济科学》的文章筛选没有门户之见

学术文章大都晦涩难懂,即便在倡导“讲故事”的年代,能够把“故事”讲得简洁明了的文章也不多见。这样一来,即便是专业的学术期刊编辑,要从海量投稿中挑选出有发表潜力的文章,也非易事。因此,作者的“门户”往往被当作“有发表潜力”的信号传递工具。这种做法简洁而高效,并被广泛使用。但高效往往与公平相悖,并在长期内损害学术共同体的发展。在这个时候,学术期刊的情怀就显得非常重要。一个愿意花时间和精力去审读低“门户”出身学者文章的编辑部,会格外受人尊敬。

笔者在2015年的6月向《经济科学》投稿的论文,署名单位是“安徽科技学院”。一个外省的读者通常会将其与“中国科技大学”联系起来,其实这只是一所普通的二本院校,所谓的“科技”也只能在其优势学科“畜牧”和“农学”中体现。投稿之前,笔者也曾再三斟酌,毕竟当时南京大学的博士后也未出站。另一个顾虑是当时的学术头衔也只是副教授。对于《经济科学》这种重要的学术期刊来说,这真是有点儿“门不当,户不对”。不过后来文章顺利发表,表明投稿时的顾虑其实是多虑。

《经济科学》的审稿高效而专业

与有些学术期刊动辄八九个月的外审周期不同,《经济科学》的审稿是非常高效的。以笔者的经验,若文章被编辑部认为具有发表潜力,便能在正式投稿的两个月内收到“修改通知”。通知会告知文章的价值,特别会附上详细的修改意见。只要编辑部认为有修改价值,并且也能改好的文章,编辑部都会给予修改机会。笔者发表于2015年第6期的文章,一开始是从“地方分权”的视角考察“地改市”的政策效果。在审稿专家看来,“地方分权”已暗含于“地改市”政策之中,因此无须过多赘述。所以最终呈现给读者的便是集中讨论“地改市”政策效果的文章,发表后随即获人大报刊复印资料全文转载,这里面应该有审稿人的贡献。

在返回修改稿后,编辑部在一个半月左右发出了录用通知。期间,笔者在一个月左右使用邮件查询过一次稿件进展,得到了及时回复。一旦录用,发表便是非常快的,多安排在当期或下一期。从投稿到发表整个流程走下来,《经济科学》只需要半年左右的时间,这减少了作者在发表过程中经受的身心煎熬。这种高效的审稿和发表程序和编辑部非常专业的工作密不可分。在笔者看来,我的文章显然是送对了审稿人。这倒不是说我的审稿人很nice,而是说审稿意见非常具有建设性。这既体现了审稿人的责任心,也体现了编辑部审稿工作的专业性。

《经济科学》助力青年学者成长

近二十年来,中国经济学教育和研究的进步有目共睹,这和大量青年学者的快速成长密不可分。而一些重要经济学期刊在推动青年学者成长方面做出了突出贡献,《经济科学》便是其中之一。笔者从2009年初次在《农业技术经济》发表第一篇CSSCI期刊论文至今已整整十个年头,其间有两篇论文在《经济科学》发表,这给了我莫大的鼓励,也正是这一发文经历使得自己有了向更高学术目标攀登的信心和勇气。我想如果没有《经济科学》的支持,即便能坚持下来,也必定要经受更多的艰辛。其实,在我身边有太多三十多岁的青年才俊,他们也都是在《经济科学》的帮助下,实现了更好的发展。

总之,在《经济科学》发表文章的经历是令人愉快和难忘的,与编辑部的沟通也都似故友般相互信任有加。我想正是因为她站在了作者的立场,秉承了助力中国经济学发展的情怀,才使得这一切来得那么自然天成。在《经济科学》创刊40周年之际,能在这里撰写小文祝她生日快乐,我倍感荣幸。


余吉祥,安徽师范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教授。曾在《经济科学》发表《跨省迁移、经济集聚与地区差距扩大》(2013年第2期,合作者沈坤荣)、《“地改市”推进了城市化进程吗?》(2015年第6期发表,合作者沈坤荣)。

首页 · 关于 · 关于OA · 法律公告 · 收录须知 · 联系我们

© 2015-2017 北京大学图书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