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北京大学期刊网 | 作者  审稿人  编辑部       
首页本刊简介投稿须知写作与发表过刊浏览下载中心近期动态联系我们
写 作 与 发 表

我与《经济科学》的初次邂逅

 

2019年,是《经济科学》创刊的40周年。在如此重要的时刻,能够接到编辑部的邀请写一篇随笔,我感到非常荣幸。

《经济科学》2019年第4期刊登了我与合作者写的一篇关于劳动力技能提升与中国制造业升级的论文。这篇论文是我博士论文中的一章,在给《经济科学》投稿时,我的博士论文刚刚修改完毕,准备送外审。而当这篇论文见刊时,我则刚刚踏入新的单位,因此这篇论文对我有着特殊的意义。

这篇论文的诞生源自两个典型事实。第一,经过1999年以来的“高校扩招”,我国劳动力的受教育水平有了显著提高,劳动力中拥有大专及以上学历的比例从1998年的仅3.5%,增加到2017年的18.2%。第二,从2012年开始,中国劳动力绝对量呈现逐年下降趋势,这使得依赖廉价劳动力投入维持价格竞争优势的“中国制造”面临巨大的生存压力。与此同时,国际上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提出了以智能制造为核心的再工业化战略。在“内忧外患”的双重压力下,转型升级成了“中国制造”唯一的出路。

基于这两个典型事实,我就在思考这一波“人才红利”是否能够肩负起中国制造业升级的重任。为了反映制造业升级的全景,我们分别考察了劳动力技能提升对制造业结构升级以及创新升级的影响。结果发现,劳动力技能提升仅促进了制造业结构升级,对创新升级的影响并不显著。其政策含义非常明显,即现有的人才培养体系应该加强对创新能力的培育,并且在人才配置上要发挥政府与市场的合力,积极引导创新型人才进入制造业中,促进制造业的创新升级。

这篇论文是在20192月底的时候投到《经济科学》的。约4月底的时候,编辑部返回了外审修改意见。在经过了近两周的修改后,我们于5月初返回了修改稿。又过了四五天后,投稿系统显示已经录用。之后就是通过邮件的形式,向编辑部返回按规定格式修改后的刊用稿。整体来看,《经济科学》的审稿效率很高,与编辑的沟通也非常顺畅。

因为是第一次投给《经济科学》,因而在刊用后我便向编辑部询问了刊出时间。本以为这类双月刊杂志从录用到刊出可能至少要等半年,没想到编辑告知大概率可能会排在下期,也即8月份刊出。7月底的时候,我收到了压缩版面的通知,需要将篇幅压缩在13个版面内。说实话,这不是一项容易的工作,因为在刊用稿中我已经对篇幅进行了大幅的缩减,能保留下的都不是“废话”。在通读了几遍后,我发现仅有引言部分还有删减的空间,并且这一部分的删减还可减少对非密切相关文献的引用,从而控制参考文献的篇幅。但是在这一版中,我并没有对引言进行大刀阔斧式的删减。结果返回之后,很快编辑部又发来第二次排版通知,让在现有版式、格式的基础上,进一步将全文压缩至12个版面。收到这封邮件后,我彻底下定决心对引言进行了大幅的删减。删减之后,我发现逻辑思路反而更加清晰了。这两轮的校对给我最大的感受是,在写作的过程中,实际上有很多冗余的话被我们的“不舍得”给保留了下来,导致表达不够简洁凝练。这是以后写作过程中,我们需要加以避免的。

《经济科学》令我比较欣赏的一个做法是增设了公开附录这部分。将论文对一些非核心细节的讨论放在附录中,不仅能够简化正文的篇幅,也使得正文的核心论点更加突出。现在的中文经济学论文,基本上都在20页左右,经过了匿名审稿后,篇幅可能会达到2530页左右。多数期刊在刊用之前都会要求作者对论文篇幅进行压缩,这对作者而言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需要忍痛割舍对许多细节的讨论。对于部分需要精读的读者而言,细节的缺失将会使该文的可读性大大降低。通过增设附录将正文对一些细节的讨论放入其中,则是解决这一问题的最佳办法。目前,英文期刊普遍都有附录这一项,中文期刊的普及还稍显缓慢,相信在《经济科学》等期刊的影响下,这一好的做法会被广泛采纳。

作为一本由北京大学主办、著名经济学家陈岱孙先生担任首任主编的国家级经济理论刊物,《经济科学》创刊40年来,为中国经济学的繁荣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我相信,在《经济科学》全体工作人员及广大经济学研究者的共同努力下,《经济科学》会越办越好,并继续为推动经济学理论前沿与中国重大社会实践相结合、促进经济的高质量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


李磊,中山大学国际金融学院博士后。曾在《经济科学》发表《劳动力技能提升对中国制造业升级的影响:结构升级还是创新升级?》(2019年第4期,合作者刘常青、徐长生)。

首页 · 关于 · 关于OA · 法律公告 · 收录须知 · 联系我们

© 2015-2017 北京大学图书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