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北京大学期刊网 | 作者  审稿人  编辑部       
首页本刊简介投稿须知写作与发表过刊浏览下载中心近期动态联系我们
写 作 与 发 表

一次难忘的发表经历

李晓春

1995年我在日本名古屋市立大学读博时就比较关注农民工汇款问题。近年来,随着我国农民工人数增多、收入上升,农民工汇款的数量更是不断攀升,对我国城乡经济的影响也越来越大、越来越重要。所以这几年来我用了不少时间就农民工汇款对经济各方面的影响做了一些数理模型,去考察其中的市场结构和运作机制。20183月,一篇写了一年多、研究农民工汇款对收入差距影响的理论经济学论文杀青,考虑投稿方向时选择了《经济科学》,却有些偶然。虽然我以前就知道《经济科学》是国内为数不多的接受理论经济学论文的杂志,但以前给《经济科学》投稿是要给编辑部寄送纸质稿件,追踪稿件评审状况要靠打电话,对于外地作者来说很不方便。而就在我举棋不定时,《经济科学》建立了网络版的投稿系统,虽然当时系统还不太稳定,但可以在网络上查询稿件的评审状态了,于是我们就决定向《经济科学》投稿。之后的一个月左右就收到编辑部“收稿”的邮件通知,上网一查,状态显示也果然如此。

同年6月下旬,我应邀去日本爱知学院大学经济学部讲学、访学一个半月,刚抵达经济学部所在的名古屋校区不久就收到编辑部用邮件发来的评审意见。评审意见的篇幅不长,在肯定了论文好的方面后提出了一个问题,虽然只有一个问题但很尖锐。要做好这个问题的回答,除了要修改一些文字段落外还要有不少数学计算,涉及一些过往的文献。我出国时带了一些书籍资料,但偏偏没有带与稿件相关的资料,只有从查资料做起了。可此时爱知学院大学和我自己都出了一些状况,就连查资料也变得困难起来:学校的状况是因为2018年夏天全日本高温,35°C以上的高温天气在名古屋地区几乎连续了30余天,其间还出现了40°C以上的历史最高气温,学校在7月上旬放假后大多数老师就不来上班了。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日本是非常少见的,因为日本的大学放假就是学生放假,学校的职工是不放假的,教师和高年级研究生在假期中要忙于学术研究也不放假。但无奈天气实在太热,老师们对上班也就不那么较真了。邀请我讲学访问的教授年纪比较大,在高温下也生病住院了,加上学校图书馆亦因假期整修暂时闭馆,我一时没有了研究探讨的对象,只有待在住处。这倒正好让我集中精力回答评审意见,不巧的是此时我自己也出了状况:那是我临出国前在上海浦东机场租借的Wi-Fi路由器能力有限,手机用用是没有问题的,却经常带不动计算机,手机上网查资料又很不方便。或许是出于早答复评审人或许能早点通过审查的心理吧,当时就想利用天热的机会尽快答复评审的意见。但那个一两天里真是一筹莫展!也是天无绝人之路,突然我想起离我住处不远有一家星巴克咖啡店,听说那里的网络条件比较好。去了一试,果然网速很快,资料查得很顺利。常常查资料和演算到兴致处,一待就是大半天。待的时间长了就买上第二杯咖啡、果汁或蛋糕什么的。这样的修改持续了大约一周时间,我在网上发出回复和修改稿后,9月下旬网上的稿件状态就转为“已录用”,以后就进入修改论文格式、发表的程序了。

《经济科学》是我国经济学杂志中的佼佼者,不少学者以在《经济科学》上发过论文而自豪。回想这次投稿及我与《经济科学》接触的经历,其过程貌似平静顺利,但细想起来有以下心得可以与读者和作者分享:首先论文要有一个好的选题和好的分析,这是文章得以成功发表的基础,在这方面各种期刊都有不少经验介绍,本文不再赘言。其次就是要认真对待评审意见的回复了。能够进入论文修改阶段,应该说通过编辑部初审和评审人的审查,评审人和杂志社有一定的用稿意向了,但还不是最终决定。在这个环节有两点要格外注意:一是要积极应对,在编辑部所设时间范围里回复评审人意见;二是要虚心对待评审人意见。《经济科学》有强大的评审人团队,但每一个评审人都是站在自己的角度审阅论文的,作者对于评审人的意见内容和措辞不一定能够完全理解和接受,这时,作者如果能从自己的稿件上多找问题效果或许更好。比如,作者以更加完整的文字表达或更为详尽的数理推导来阐述自己的观点等。

最后,向《经济科学》表达40周年的生日祝贺,祝愿未来的《经济科学》能够走向世界、越办越好,成为世界名刊!


李晓春,南京大学商学院教授。曾在《经济科学》发表《农民工汇款与城乡收入差距的关联研究》(2018年第6期,合作者杨彩姣)。

首页 · 关于 · 关于OA · 法律公告 · 收录须知 · 联系我们

© 2015-2017 北京大学图书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