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北京大学期刊网 | 作者  审稿人  编辑部       
首页本刊简介投稿须知写作与发表过刊浏览下载中心近期动态联系我们
写 作 与 发 表

我的科研心态修炼

 

收到《经济科学》编辑部创刊40周年的经验分享邀请时,我十分兴奋,但也很困惑。兴奋的是,《经济科学》即将迎来创刊40周年的重要时刻,我这个科研“小透明”能够收到邀请,是多么荣幸的一件事情。困惑的是,从开始科研之路至今,笑过,哭过,斗志昂扬过,也低迷消沉过,一直在向前看、向前走,却很少回过头来整理自己的心路历程,这次忽然有了与学术界同仁分享感悟的机会,却有些无从谈起。思来想去,我想就从心态调适这方面来说吧。

科研工作的奖励机制要求其从业者具备“延迟享受”(delayed gratification)这一能力,克制即时奖励,从而追求更大的奖励。一个科研课题的研究周期少则数月,多则数年,而成果公开发表的周期更是难以预料,构成对我们心理状态的反复修炼。在毕业要求、职称要求的压力下,难免有些急功近利,我在科研之路最初遇到的拒稿堪比渡劫失败,科研之魂被打了个七零八落。后来与前辈们交流如何调整心态,练成“延迟享受”这一心诀,有了些感悟。主要策略简单来说叫作“家有存粮,心里不慌”。当手头的研究步入投稿阶段后,奖励自己个大假期是不可取的,遵循“延迟享受”心诀要领,小奖励(公开发表)要到手了,我们反而要克制,要向前看,尽快寻找新的题目,开始新的研究。手头总有三种状态的论文是最佳的:正在投稿、马上完稿、开始选题。这样,其中哪篇论文碰壁了,我们也能云淡风轻地改投别刊,毕竟,我们追求的“享受”还在远方,退稿只是征途中一个需要攻克的小关卡而已。

在博士学习期间,我有个心态挺特别,也许有同仁有同样的感受,那就是手头的科研要做个八九不离十之后,才愿意拿去和导师聊、和同门讨论,我想当时的自己,是希望能在老师和同学心目中留下能干靠谱的印象,然而,结果是,初稿拿出来,不断得到需要修改的意见,模型重算了很多次,写好的初稿重写了不知道多少次,一年多才有定稿。科研从来就不是“闭门造车”,特别是我们这些刚上道的“青椒”,很需要同行前辈的指点。我自己现在的做法是,在选题之后,有了初步的结果和发现就与导师或者同行初步交流,再制订计划推进研究,这样有助于我们找准方向、拓展思维,在不断深入挖掘实证结果得到一些肯定的反馈之后,再动笔行文不迟。如今,写好的论文再通篇重写的情况基本没有发生了。不过,这样的前期沟通也有一定风险,如果论文采用的是公开数据,还是要戒备别有用心之人听来了想法,用类似的课题抢先一步做出来论文。

俗话说“干一行,爱一行”,作为科研工作者,科研就是我们的快乐源泉,就是我们的毕生所爱。如果快乐和爱只源于公开发表、职称评定之类,那么,这份爱坚持下来的过程太难了,就像是一个长期的异地恋,一年见上一回的感觉。我的感悟是要在科研工作中挖掘更多的快乐:推导下来一个高大上的模型,读到十分精巧的计量设计,选择自己觉得有趣的课题,与同行甚至家人讲起自己有趣的发现,等等。和科研的日常琐碎也有那么些趣味,才像是要生活一辈子的老夫老妻啊。

对于我来说,好心态很重要,工作状态、身心状态都颇受其影响。在这里,还要多感谢家人的支持,丈夫曾在关怀我工作情况的时候对我灵魂发问:“那你对人类进步做出了什么贡献?”我心里就释然了,自己一时的得失在这个问题下,已经不再是问题了。

最后,在《经济科学》40周年之际祝愿期刊越办越好,祝愿科研道路上的同仁身心健康,成果丰硕!


谭娅,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博士后。ADDIN CNKISM.UserStyle曾在《经济科学》发表《高校毕业生就业状况及性别差异——基于某高校就业数据的实证研究》(2015年第4期,合作者黄楠、封世蓝)、《户籍制度视角下的大学生专业与就业行业匹配度异质性研究——基于北京大学20082014届毕业生就业数据的分析》(2017年第5期,合作者封世蓝、黄楠、龚六堂)。

首页 · 关于 · 关于OA · 法律公告 · 收录须知 · 联系我们

© 2015-2017 北京大学图书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