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北京大学期刊网 | 作者  审稿人  编辑部       
首页本刊简介投稿须知写作与发表过刊浏览下载中心近期动态联系我们
写 作 与 发 表

筛选与雕琢

王国军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当一本期刊拥有了自己比较鲜明的风格之后,审稿的过程恰是潜移默化地强化这种风格的过程,年复一年月复一月,若一篇篇稿子被编辑和审稿人以工匠般的态度筛选与雕琢出来,慢慢地,期刊就有了自己的灵魂,有了自己独特的味道。

一般而言,如果不折腾,十年左右的时间,一本期刊的风格就可以初步成型了,而如《经济科学》这样在改革开放之初的1979年就创刊的经济学期刊而言,其独特的魅力早已是林林总总的经济学期刊所无法遮蔽的了。

什么样的稿件可以登上《经济科学》的大雅之堂呢?个人认为至少应具备以下几个基本特征中的一到几个:

首先,稿件讲的是一个“好故事”。无论是宏观经济解构,还是微观经济分析;无论是理论探讨,还是实证研究;也无论是经济史上的发现,还是当前的产业经济问题;更不论是人口经济,还是能源经济,文章所关注的都应是时代主题,最终指向的都是改革实践中的具体问题。比如,《“授之以鱼”与“授之以渔”——首轮东北振兴政策的再思考》,沿着PSM-DID的研究思路,探讨的是东北振兴的大课题;《保险机制能否助推脱贫并守住脱贫成果》则利用家庭资产积累模型,分析的是保险对贫困家庭和不同资产量脱贫家庭贫困脆弱性的影响。再比如,《全球生产网络中国际贸易的碳排放区域转移效应研究》借助多区域投入产出模型分析了国家间贸易转移排放的问题,特别是中国贸易转移排放的变化趋势。这些都是产、政、学、研各界所关注的问题,都没有现成的答案,需要深层次的探讨。

其次,要有科学的方法。尽管在研究方法上,《经济科学》是兼容并包的,无论是传统的主流经济学方法,还是制度经济学、法经济学、实验经济学、行为经济学、人口经济学、信息经济学、消费经济学等等的研究范式和研究方法,《经济科学》都是鼓励探索的,但《经济科学》很重视研究方法的科学性,无论是理论模型,还是实证模式,都需要能够有科学的理论和方法上的支撑,杜绝逻辑上的错误和方法的谬误,保证结论的可靠性一直是《经济科学》所坚持并作为严格标准的。

第三,不为实证而实证,不为计量而计量。《经济科学》一直以来倡导规范的经济学研究范式,更从未排斥复杂的数学模型,但《经济科学》排斥那些为了实证而实证,为了计量而计量的文章。除了复杂的数学模型之外,整篇文章言之无物,没有理论和现实意义,政策含义浅白或根本没有什么政策含义的文章,《经济科学》几乎从来没有发过;反之,没有数学模型,但掷地有声、振聋发聩的文章却发过很多。

第四,创见性的文章最受欢迎。作为老牌的经济学期刊,《经济科学》非常注重创新。具备新观点、新思路、新视野、新方法的好文章最受《经济科学》编辑和匿名审稿人的青睐。

第五,文字表达清晰的文章。要求稿件在理论方面的论述与所研究问题一致,文字表述清晰、简练。《经济科学》这样的期刊需要处理的稿件太多,是好中选好,优中选优,在理论水平差不多的情况下,选择文字表达优美的文章,是很自然的。

第六,文献综述做得好的文章。文献综述最能体现作者对所探讨领域的了解程度,也最能展现作者的学术功底。文章所分析的文献应该在该领域有较大权威性与重要参考价值,且不能失之于偏颇或片面。

以上六个方面仅仅是编辑和审稿人筛选文章时最为关注的几个要点,而其后作者、编辑和审稿人的多次交流和修改则是一篇优秀稿件出炉前的打磨雕琢过程,也是彼此相互学习相互切磋的过程,可以很痛苦,也可以很愉悦。


王国军,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保险学院教授。《经济科学》匿名审稿人。曾在《经济科学》发表《计划生育政策、社会保障与人口出生率的区域差异研究——基于省级面板数据的分析》(2016年第5期,合作者赵小静、周新发)。

首页 · 关于 · 关于OA · 法律公告 · 收录须知 · 联系我们

© 2015-2017 北京大学图书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