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北京大学期刊网 | 作者  审稿人  编辑部       
首页本刊简介投稿须知写作与发表过刊浏览下载中心近期动态联系我们
写 作 与 发 表

往 事 悠 悠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2019年11月,《经济科学》这一全国中文核心期刊将迎来40岁华诞。

《经济科学》是由北京大学主办、教育部主管的国家级经济理论刊物。杂志于1979年11月创刊,第一任主编由我国著名经济学家陈岱孙先生担任。我作为北京大学经济学院金融学系的一位教师,在长达35年的执教生涯中,有21年曾经担任《经济科学》编辑部的编委,应该说,我有幸伴随《经济科学》走过了很长的一段岁月。

在这个过程中,我不仅见证了《经济科学》的发展和变化,自身也从《经济科学》的编辑工作中,近距离地接触到了丰富的经济学理论和实践研究成果,增长了学识,开拓了眼界,并和同仁一道为它的成长和发展做出了自己微薄的贡献。

在刚进入《经济科学》编辑部的时候,我和同时担任编委的一批同事还算是经济学院的“小字辈”——属于30多岁40不到的中青年一代。我们意识到,我们正在从老师一辈人的手中,接过这本杂志未来发展的接力棒,深感自己责任重大。前面提到,我国著名经济学家陈岱孙先生是这本杂志的第一任主编。在我于北大求学和工作的岁月中,曾得到过陈岱孙先生的亲身教诲,切身感受到他在经济学教学和科研领域一贯严谨求实的学风。1994年我进入编辑部的时候,陈先生还健在。记得有次到他家探访时,聊天过程中提到自己已经进入《经济科学》编辑部工作,他感到很欣慰。在学识和人品上,陈岱孙先生永远令我们年轻一代钦佩和仰望。在他从事的职业中,至少有两个职业我追随了他的脚步:教授经济学的老师,和担任经济学刊物的编委。在他曾经留下足迹的编辑部工作,我一方面感到幸运和荣耀,另一方面也感到肩上的责任重大。要求自己务必兢兢业业、脚踏实地地完成各项编审工作,对得起老一辈经济学人的嘱托。

记得在最早的编辑工作中,有一项任务是制作当期文章的英文目录。虽然,杂志要求作者在投稿时提供英文标题和摘要,但是,由于水平所限,有的作者提供的英文标题和摘要很不规范,需要进一步修改和完善。早先这一工作是由范家骧教授完成的,范老师是我读硕士研究生期间的导师,有非常深厚的英文功底,完成这项工作游刃有余。但是,此时他年事已高,加上杂志出版的周期有时卡得非常紧,范老师的身体已经不太能够胜任。在印象中,同为编辑部编委的王志伟教授接过了这项工作。但是,有些时候,由于时间的紧急,编辑部的副主编洪宁老师也会请我帮忙。虽然,当时我英文水平尚可,但是初次接手,心里也是诚惶诚恐,唯恐出错。洪宁老师对我十分信任,总是鼓励我放手去做,不要有畏难情绪。经过若干次的锻炼,我对于自己胜任这项工作有了信心。

杂志编辑是一项细致、繁琐甚至有些重复的工作,需要从事这一工作的人付出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的巨大耐心和努力,甘做“二传手”,具有奉献精神。在这一方面,长期负责编辑部主要工作的洪宁老师为我们做出榜样。几十年如一日,她承担着杂志从选稿、审稿、校对、付印到最后出版一系列事务性工作,对工作投入了自己的全部精力,满腔热情,毫无怨言。在她的指导和带动之下,我逐渐熟悉了编审工作的基本程序,要求自己对于稿件的审读严谨仔细,对于校对精益求精。由于我们日常还要从事科研和教学工作,早先的通信手段也不如后来先进,洪宁老师等编辑部同仁和我们编委之间的稿件、信件来往经常依赖经济学院给每个老师设立的报箱。每次打开报箱,都会看到洪宁老师亲手写上每个人姓名和提醒返还稿件日期的棕色牛皮纸信封。我们完成相应的任务之后,再投入她的报箱里。至今,我的办公室里还存有这样的信封。洪宁老师今夏不幸因病离世,再次看到这样的信封,睹物思人,忍不住思绪万千。

在《经济科学》编辑部的工作,给我留下很深印象的场景,就是我们每次的编委会例会。由于杂志是双月刊,在发刊前召开例会属于日常工作。在会上,我们要对审过的稿件发表自己的意见和建议。诚然,由于研究领域的不同和看问题的角度不同,编委们会对某些稿件有不同的看法。但是,坚持严格规范的运作模式和以质取文的选稿原则是大家的共识。在这一共识之下,编委们经过充分而深入的讨论,对于稿件进行取舍。长期担任杂志主编的刘伟教授,自身是成就卓越的经济学家,经常能够高屋建瓴,引领大家从更高的视角和更广的范围看问题,得出具有建设性的结论。多年以来,通过匿名评审制度和编委会集体讨论机制保证了稿件审阅的科学性和公平性。《经济科学》的学术影响和期刊影响因子在高校经济理论类刊物中一直处于领先地位,逐步形成了自己在学术内容和刊物风格上的独有特色。《经济科学》不仅传承了老一辈经济学人的优良传统,也能够与时俱进,以严谨的科学精神和严格的科学态度,发现和探讨中国乃至世界经济学领域的前沿性问题,在中国改革开放的时代大潮中发出自己的声音。能够持之以恒地做到这点,离不开编辑部各位同仁的共同努力,对此,我们引以为傲。

除此之外,长期以来,编辑部各位编委之间密切分工合作,关系融洽。在会议工作之余,也不乏对于各种社会经济问题的探讨和交流,讨论会经常是在一片欢声笑语中结束,那种温馨的氛围至今令我十分留恋。

时间过得太快了,永远看不出做了什么,只是感觉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21年担任《经济科学》编委的时光如白驹过隙。一眨眼,2015年,到了我们该把接力棒交给年轻一代编委的时刻了。尽管有很多不舍,但是我清晰地知道,正如我们上一代老师一辈的编委们把这本杂志的未来交到我们手里一样,薪火相传,我们也把它的未来交给年轻人。他们比我们接受过更系统、更全面的经济学教育,具有良好的科研基础,具有严谨的经济学素养,风华正茂、朝气蓬勃,又赶上了中国进一步加快改革开放步伐的宏伟时代背景,相信在他们的努力之下,《经济科学》会一如既往地出类拔萃,在我国经济学研究领域继续处于领先地位。

结束《经济科学》编委的工作之后,我有时还会习惯性地打开信箱,看看里面是否还有洪宁老师和于小东老师(现在的编辑部主要负责人)发给我的审稿信件。打开新出版的《经济科学》杂志,还会感到一种共同完成一件作品的欣喜之情。在历史的长河中,个人的力量和贡献是微小的,但是海纳百川、不拒细流,在几代人的共同努力之下,《经济科学》走过了40年的辉煌历程,相信她的未来会更加值得我们期待。


胡坚,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1994—2015年任《经济科学》编委。曾在《经济科学》发表《论发展经济学中的结构主义和新古典主义思潮》(1992年第2期)、《香港存款保险制度建立的争议及对内地银行业的启示》(2001年第4期)等。

首页 · 关于 · 关于OA · 法律公告 · 收录须知 · 联系我们

© 2015-2017 北京大学图书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