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北京大学期刊网 | 作者  审稿人  编辑部       
首页本刊简介投稿须知写作与发表过刊浏览下载中心近期动态联系我们
写 作 与 发 表

经济理论创新的重要平台和助推者

孙祁祥

今年是《经济科学》创刊40周年,巧合的是,今年也是我上大学的第四十年;我是《经济科学》的一名作者,荣幸的是,我还当过这份刊物二十多年的编委。《经济科学》是与中国改革开放同步诞生的,她从一个侧面记录了改革开放的全过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也是中国经济学科发展变化的一个缩影。

记得40年前我们上大学的时候,经济学科的内容非常单一,除了少量的数学、英语等公共课以外,核心课程就是资本论、政治经济学、中国经济史等理论课,以及工业经济、商业经济等计划经济色彩很浓的课程。而在学习资本论等课程时,基本是都是在训诂;在学习西方经济学课程时多强调批判。随着经济的转型和改革开放的深入,经济学科的内容越来越丰富,学术分析方式和工具也越来越多元。

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的经济学科有了长足的进展,初步建立起了中国特色的经济学理论体系,我认为这可总结为以下四个方面的宝贵经验:第一,解放思想,破除传统观念束缚,这是构建中国经济学理论体系的前提;第二,以问题为导向,让实践不断叩问、涵育理论,让理论不断反哺、指导实践,这是构建中国经济学理论体系的过程;第三,结合中国具体实际,学习、借鉴包括西方先进的经济学理论在内的一切人类优秀成果,这是构建中国特色经济学理论的途径;第四,与时俱进,不断创新发展,这是构建中国特色经济学理论的要求。

在过去的四十余年中,经济理论界秉持以上四个原则,在建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方面做了相当的努力,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但也存在一些问题和不足,我认为可以概括为“四多四不够”:工具、模型运用多,思想性、原创性的研究不够;现象描述、经验分析多,规律性的东西揭示不够;政策研究多,基础理论研究不够;依据西方理论演绎的东西多、依据中国现实问题概括出一般原理的东西不够。

40年来,《经济科学》一直坚持自己的办刊理念,既重视基础理论的研究,也重视应用学科的研究;既有对国外成熟理论的诠释与解读,也有对国内改革实践的深入剖析,成为中国经济理论创新的重要平台与助推者。在我看来,《经济科学》编辑部的同仁对许多问题都有共识。例如,就学术论文来说,原创性、思想性、学术性无疑是第一位的,但分析工具也非常重要,两者不可偏废。由于模型和数量工具的运用,使得经济学思想的表达方式更加清晰、简洁、严谨,这是经济学发展日益成熟、日益重要的原因之一。但经济思想与数量工具是内容与形式的关系。形式必须服从内容。如果为形式而形式,为模型而模型,那经济学是没有出路的。再比如说,任何经济思想、任何模型的产生都是有其特定的历史条件或者背景的,因此,不能将之作为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理论而不加区别地使用。因为这些思想的产生跟当时的时代背景,或者说假设条件、参数等密切相关。由于教条地运用这些理论或者模型而得出不切实际的结论,因而再去否定这些理论或者模型,那是偏颇的,是有害的。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我认为,今后中国特色经济学理论的建设和发展需要格外关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进一步加强基础理论研究。一门学科的发展只有基础研究、应用研究和开发研究相互衔接、相互支撑,其理论体系才能不断完善。忽视基础理论的研究,不仅会削弱学科的完整性,而且将影响到政策制定的有效性。

第二,高度关注信息社会所导致的变化对传统经济学理论的挑战。人类从工业社会进入到信息社会以后,知识和信息成为经济增长的主要要素,数字经济成为信息社会经济增长的新动能。建立于工业文明基础之上的传统经济学中的资源有限性的假设、供求关系、财富的增长和分配、公共品的特性、信息不对称、垄断等原理或者理论,在信息社会都呈现出不同的特点,有些甚至“失效”。这无疑需要经济理论工作者依据变化了的世界,做出相应的解释并提出新的理论来对其进行指导。

第三,胸怀世界,立足中国,处理好学习借鉴与“本土化”之间的关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学理论的最大生命力根植于中国的客观实际。因此,理论研究必须从中国国情出发,不可“崇洋迷外”,完全照搬他国经验,但坚持“本土化”并不等于排斥和否定一切国外的有益经验。实际上,“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这不仅是中国过去40年改革开放取得快速发展和巨大成就的一个秘籍,也是优秀学科建设和发展的一般规律。

祝《经济科学》生日快乐,祝愿《经济科学》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孙祁祥,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19942015年任《经济科学》编委。曾在《经济科学》发表《中国保险业:矛盾、挑战与对策》(1998年第4期)、《中国医疗保障制度改革:全民医保的三支柱框架》(2007年第5期,合作者朱俊生、郑伟、李明强)等。

首页 · 关于 · 关于OA · 法律公告 · 收录须知 · 联系我们

© 2015-2017 北京大学图书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