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北京大学期刊网 | 作者  审稿人  编辑部       
首页本刊简介投稿须知写作与发表过刊浏览下载中心近期动态联系我们
写 作 与 发 表

闯路前行 再续新篇

雎国余

40年前,中国大地春潮涌动,冰河解封,经济学研究的春天到来了。

当时北京大学经济系陈岱孙、胡代光、闵庆全、张友仁等前辈,以及中青年骨干教师厉以宁、刘方棫、萧灼基、陈德华、朱培兴等人发起倡议,创办一份自己的具有北大特色的经济学学术期刊。后经刘方棫、朱培兴等老师的具体组织和积极运作,《经济科学》正式获批,创刊问世。

40年弹指一挥间。《经济科学》一路走来,成绩斐然,硕果累累。从当初的季刊发展为今天的双月刊;从最初侧重史论研究以及国外经济思想和流派的介绍,到今天版面愈加丰满,广泛聚焦国内外经济学研究前沿课题。《经济科学》已经成为中国目前颇具影响力的专业核心学术期刊之一。

我热爱《经济科学》,是因为她始终坚持正确的办刊方向。政治站位高,学术风格正,发展基础实。尽管时事有变化,时局有变迁,潮流有起伏,但《经济科学》始终坚守既有办刊宗旨不动摇。

我热爱《经济科学》,是因为她始终坚持党的双百方针,肌体里流淌着“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北大血液。这也正是《经济科学》保持生机活力,青春常驻的源泉所在。

我热爱《经济科学》,是因为她弘扬了北京大学的优良学风。崇尚勤奋,拒绝平庸。追求严谨,拒绝浮夸。求真务实,拒绝虚无。鼓励创新,拒绝守旧。

我热爱《经济科学》,是因为她是青年学子的良师益友,引导青年经济学人前行的指路灯。我还清晰地记得,《经济科学》创刊初期,在我近半个世纪的恩师厉以宁教授的鼓励和指导下,我在《经济科学》发表了第一篇处女作《关于发行教育公债的建议》。篇幅虽然不大,但在当时的场景下,倒也别树一帜,引起社会反响,众多报刊作了转载。受此鼓舞,80年代初,我又运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和研究方法,在《经济科学》发表了一篇算得上论文的论文《不能把非物质生产劳动排除在社会主义生产劳动之外》,对当时经济学界正在热烈讨论的“什么样的劳动创造价值、创造国民收入”阐明自己的看法。

我热爱《经济科学》,还因为我曾担任过一届编委会委员。在职期间,我为海内外广大《经济科学》支持者的执着和热情所感染。一些投稿者的稿件被刊用,可以感受到这些作者劳动成果得到肯定而迸发出的喜悦;虽然有些作者的来稿由于种种原因未能被录用,但并不妨碍他们在经济学研究道路上继续求索和苦旅。《经济科学》有今天的成绩,与广大经济学人、经济学爱好者的鼓励和支持密不可分。

中国改革开放正处于关键时期,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建设正面临深刻的转型期。世界也正处于百年未遇的大变局之中。经济学的繁荣离不开伟大经济实践的沃土,经济学的理论创新更离不开广大经济学人的不懈努力和艰辛付出。

正如《经济科学》创刊发起人之一,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教授为《经济科学》创刊40周年题词所写的那样:“路是人闯出来的。”相信《经济科学》在新时代,在新征程上,在无数经济学研究者和爱好者的共同努力和悉心呵护下,闯路前行,再续新篇。


睢国余,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1997—2002年任《经济科学》编委。曾在《经济科学》发表《关于发行教育公债的建议》(1980年第4期)、《不能把非物质生产劳动排除在社会主义生产劳动之外——试从劳动二重性观点看社会主义生产劳动问题》(1983年第4期)等。

首页 · 关于 · 关于OA · 法律公告 · 收录须知 · 联系我们

© 2015-2017 北京大学图书馆 .